别来无恙,本文投稿:牧野悠晨

我能不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问候你,说你好吗?

一年多来,我相信你和她都很幸福,所以我还是祝你永远幸福,即使你鄙视这一点,我的祝福。

也许有的人注定会就是这样:你只会静静的藏在一个角落,你不会想,但也不会忘;明明距离不远,却可能永远不会再见,你只是有一天会悄悄走进他的学校,模仿着他的脚步,想象着画面,走进一家他有可能爱去的奶茶店,在奶茶店的书刊里夹上一张你写下的字条,同时你还渴望上帝能给你一个巧合——某天他能恰好碰到,但你的内心却又是不希望他看到的,因为这本身已经不具备任何意义,你

也许有些人注定就是这样:你只会静静地躲在某个角落,你不会去想,但你不会忘记;不远,但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你只会在某一天悄悄走进他的学校,模仿他的脚步,想象画面,走进一家他可能会喜欢的茶叶店,在茶叶店的书刊上贴上你写的纸条。同时,你还是希望上帝能给你一个巧合—有一天他会碰巧遇见,但你的心是。

并不想打扰他,甚至不想再相遇,其实你只是在某个听着轻音乐的失眠的夜晚,突然把有关他的一段模糊的记忆想起,然后一不小心掉了泪,不是因为悲伤,仅仅是因为感怀。感怀那一个个逝去的昨日。

从那以后,你们还是”不认识对方“,甚至连对方的脸都记不住。你们不是陌生人也不是朋友,不需要说话,只是偶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