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蛳螺写文:陶都风

说到美食,很多人可能会看到鱼翅海参、剑鱼蟹、鸟兽或其他美食。在我的记忆中,首先想到的是罗斯。虽然像罗斯这样的菜不能放在大盘子里,但我还是决定了。

罗斯是宜兴人的俗称。在其他地方,蜗牛通常被称为蜗牛。宜兴人吃蜗牛,不叫吃,而是“ du ”。如果菜品分为“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那么罗斯只能归为“下里巴人”。罗斯,虽然在这个菜品大家族中很不显眼,却是一道非常受欢迎的菜,是人们餐桌上常见的廉价菜,也是街巷小摊晚上必不可少的普通美味。

对于食物,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特定的记忆。从小到大,记忆中最难忘的味道应该是从妈妈做的饭菜中保留下来的。小时候家里很穷,父亲早逝,兄弟多,我正赶上物质贫困的年纪。我家吃饭,担心下一顿饭是常事。饱餐一顿很好。其实除了锅里飘着几滴油乎乎的蔬菜和萝卜,我想不出别的了。所以对美食的需求只能说是奢望。在这种情况下,罗斯肯定会成为我们餐桌上唯一常见的“肉”菜。小时候形成的记忆深刻,所以对吃蜗牛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妈妈总是忙着做饭,一边数着生活的艰辛。那时候我还年轻,无法理解艰苦生活的全部意义。只是当妈妈在锅里炒螺蛳的时候,家里黑暗小屋的空气里立刻弥漫着一股怡人的香味。味道混合了洋葱和酱料,混合了淡淡的甜味和辛辣的味道,味道真的很好。当然,煮好的螺蛳是不能打开给我们吃的,我们每个兄弟的饭碗里只能分到一点。我端着饭碗,面对着壳尾被切掉的蜗牛,态度极其认真而不是草率。用筷子夹一只蜗牛到嘴里,“ Zi ”,“ Zi ”杜,不仅是蜗牛肉,还有美味的蜗牛汤,咀嚼蜗牛时的心理愉悦和滋味。当然,碗里的每一只蜗牛都会被吃掉,甚至连蜗牛汤都不会浪费。如果你把它倒在米饭里,你可以和你的食物一起吃。萦绕舌尖的美味肉快感,是青菜胡萝卜无法替代的。

蜗牛不仅是宜兴的美食,似乎全国各地都有。出差到其他城市,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来一轮菜。记得2004年在常州召开的苏南文学座谈会上,我和、黑涛、、胡没等到会上的主餐,就出去找了个夜摊继续吃。我点了几份小炒,主菜是一大盘酱炒蜗牛。几个人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着天,一边用手指一个接一个地捧着蜗牛“ Zi ” Zi ”这种俗世的生活场景,一半好玩一半狂野,用平常的话就能解释清楚,让人很怀旧。

吃蜗牛的时候有些事情要注意。比如买螺蛳,应该选择壳是青色或者棕黄绿的。贝壳要有一定的光滑度,这样的蜗牛比较干净。一般来说,你应该选择一个小的。太大的蜗牛肉粗,太小的蜗牛不好吃。钉螺的处理首先,将钉螺放在清水中,滴一些植物油,浸泡一两天,换几次水。钉螺体内的污物排干,泥土的气味去除后,剪去尾部,洗净后焚烧。烹饪时,锅里的油热后,放入葱、姜、八角等炒菜,然后倒入蜗牛翻炒,待七八成熟时加入黄酒、酱油、糖、盐等。蜗牛壳脱光后,撒上一些葱花,然后出锅。这样,一碗油亮香辣的炒螺蛳就可以了。吃蜗牛,可以用手握住,用嘴直接对着蜗牛噘嘴,或者用牙签挑出蜗牛。但是后者的吃法就没那么有意思了,蜗牛壳里储存的美味汤汁吃不完,味道会降低很多。当然,吃蜗牛也要做得恰当,指的是你在发出蜗牛嘟嘟声时需要掌握的力度。力轻的话,蜗牛肉不会叭,力重的话,整个蜗牛都会用尾巴和身体叭进嘴里。因为蜗牛的尾部是不能吃的,最合适的做法就是把蜗牛肉嘟出来,同时蜗牛的尾部留在蜗牛壳里,牙齿轻轻咬出蜗牛肉,而蜗牛的尾部则留在蜗牛壳里。这样吃,功德圆满。

蛳螺的做法很多,一般情况下,是做酱爆蛳螺。当然,也可把蛳螺煮熟

有很多种做爱方式。正常情况下,是用酱来搞拧。当然,蜗牛也可以煮熟。

了,挑出蛳螺肉烧汤或是伴着其他菜烧。“清明螺,抵只鹅”。指的是清明前后蛳螺肉质最肥美、口感最好。清明过后,春韭初裁,挑了螺肉与阔叶韭菜一起炒,是一道时令菜。或与豆腐共煮,也极具风味。宜兴民间还有其他许多烧蛳螺的方法,有“一网鲜”、“腊肉蒸螺蛳”、“蹄膀炖螺蛳”等。我吃到一种比较特别的烧法是湖父绿缘山庄烧制的“蛳螺青”,即用蛳螺红烧青鱼,味道特别鲜美,令人难忘。在全市烹饪大赛中,该菜品还获得过金奖,蛳螺能摘得这样的奖,也不枉我对它的一往情深了。

我喜欢罗斯这道菜,似乎正是罗斯在水乡的河水里慢慢生长的营养,一点一点地滋养着我。河水静静流淌,而江南的风土人情,随着厨房的炊烟,随风向四面八方散出蜗牛的清香。在舌尖上,罗斯透露出的亲情、乡愁、风情,是长久驻扎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生活味道。生活的滋味是复杂的,有时复杂,有时简单。复杂的味道,还不清楚。说起简单,很多时候,其实你只需要三五个朋友,一瓶啤酒,一盘蜗牛,一份无忧无虑的生活情趣就会不请自来。如果是这样,就足够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