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是一部春风激扬的诗集:转载人:方福光[文集]

二十年不见,他差不多一半头发都白了
那个时候他才52岁。可能和他整夜伏案写作有关系
另一方面,告诉我,一个人如何追随他穿过生命狭窄的遂道
抚弄一根蚂炸跳跃的诗琴?
当他的思分裂为二。两条心路的求索
前方十字路口,没有为菩萨而立的神殿
我挺愧疚和内疚的是没能驮你一起去地平线那边
枕着彼此手臂,蜜蜂一样飞翔心灵
歌唱,如你所教授,不是渴求,只是激情
不是对最终尚能企及之物的鸣求;忧伤
歌唱在此。是神的一件轻易的回忆往事。
但何时我们在一起煎汤熬药朗诵诗作?何时他会分离
将大地与星辰用于我们的拥抱。为谁存在?
少年人啊,这并不是你在爱,即使贫穷缺少一张床
决不遗忘你的声音
从口中冲出一个爱的祭典,忘记你在城市阳台哭泣着

20年后,他的头发几乎有一半是白的【/br/】【/h/】当时他只有52岁。也许和他整夜伏案写作有关【/br/】【/h/】另一方面,告诉我,一个人怎么能跟着他走过人生的狭窄隧道【/br/】【/h/】去抚弄一把炸响跳跃的琵琶呢?当他的思想一分为二时。寻找两条心灵之路
前方路口,没有菩萨庙
。我感到内疚和内疚,因为我不能把你带到地平线
枕着彼此的手臂,像蜜蜂一样飞翔
悲伤
在这里歌唱。这是对上帝的简单记忆。
但是我们什么时候聚在一起煲汤、吃药、吟诗?他什么时候会分开
用地球和星星来拥抱我们?为谁而存在?
年轻人,这不是你的爱,即使你很穷,缺一张床
永远不要忘记你嘴里发出的声音
,忘记你在城市的阳台上哭泣。

放歌
流逝着吧。青春是一抹毒药
在真理中歌唱,是另一种无比高尚的气息
不想焚烧过往。让你自由地呼吸
是无所求的气息。是神里面的吹拂。是春风。
林荫道上不安地徘徊
落叶飘零时,突然倒在地上
天使般离开这个世界。不留下一丝儿虚空
蜜蜂巢穴在眼前,一部怀抱春风的诗集
在呻吟,似二胡还是马头琴?
声声不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