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与初夏,写作者:钟芳

初夏,是花开的季节。栀子花悄悄地走上枝头,成了花神。

在我家乡的菜园里,有两株半人高的栀子花树,郁郁葱葱,形状像伞盖。记得自己的时候,有花香。晨风吹过雄蕊。洁白光滑的花瓣卷着晶莹的露珠,摇曳着初夏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我家花园里的栀子花透露出清远的香味,总有认识或不认识的邻居过来要花。我妈总是对每一个要求都有所回应,邻居们也都欣喜感激,留下了一串串的笑声。

念小学时,母亲总要在我的书包里放几朵栀子花,用纸包好,以免损坏雪白的花瓣。然后再三叮咛,送给老师和同学,看着他们接花时那满眼的喜悦,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一刻,我常常会想起母亲,并

我上小学的时候,妈妈总是在我的书包里放一些栀子花,用纸包起来,以免损坏白色的花瓣。然后反复给老师和同学。看着他们摘花时充满喜悦的眼神,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一刻,我常常想起我的母亲,还有

心存感激。赠人栀子,手留余香,母亲无形中给我的这种生活启示让我受用一辈子。

当栀子花盛开时,花瓣全部铺开,将生命的光彩展现到极致。这时的花令人羡慕,浓郁醇厚。在这样的早晨,我妈妈经常带我去花园摘它们。回到家,我就带着针线穿成一串,挂在蚊帐里,说能驱蚊,净化空气。当时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它的功效,只是错过了蚊帐里面的香味。看着木槿般可爱的花瓣,闻着优雅醉人的香味,我渐渐进入了一个甜蜜的梦境。

栀子花是老百姓性格的花朵,在农村随处可见。初夏,它们在屋前、屋后和花园里开花。在我单调却不富裕的家乡,没有一种花能像栀子花一样受到人们的喜爱。奶奶在枣树下乘凉,姑姑在地里忙碌,姑娘在河边洗衣服,每个人的发廊里都有一朵栀子花。即使她不想打扮,平淡生活的母亲也会在她的发廊里叠一件。她忙碌的身影穿梭在菜园和厨房,花香顿时荡漾在农家院子里。

我对栀子花有着特殊的记忆。栀子可以入药。小时候脚踝疼,特别痒。用很多药都治不好。后来我妈听一个村医说,栀子花枯萎了,晒干花瓣是很好的药材,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我的疮可以用干栀子花瓣粉涂在患处来治愈。母亲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几天后,我的脚奇迹般地痊愈了。

栀子花盛开的季节迷人又美丽,也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离开家乡多年,白色的栀子花依然是我的最爱。每一次栀子花的芬芳,温暖芬芳的回忆都会轻盈绽放,像初夏的乳白色,在夏日的娇艳中欢快起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