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的文笔:编辑:昔日情别-猪

我不记得有多少次,我整天傻乎乎地坐在你的工作场所,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想静静地坐在你的位置上。每当我闲下来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开车去几十公里外的花都。在你那里,我记得早上9点坐着,快12点才到家。因为不熟悉这条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回家的路。为什么呢?

也许,只是因为我觉得你在墙内,而我在墙外,离你那么近,感觉到你的存在,如果这种行为是疯狂的,那么从西藏跑到深圳,再到武汉追寻你的脚步又是什么呢?有时候,想想,如果我坐在离你工厂门口不远的地方,给你发一条短信,约你一起吃午饭或者晚饭,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你会遇见我吗?你会和我一起吃饭吗?我害怕透露答案,与其说害怕,不如说害怕知道答案。我宁愿这样不打扰你,这样安静的待着,不敢面对你冰冷的语言,不想面对你礼貌的陌生,害怕知道你结婚的消息。

也许,被冰冷的语言伤怕了,所以更愿意保持沉默,更愿意的就这样,保持互相没有彼此的任何消息,永远的停留在两年前,曾经的我们

也许,我被冰冷的语言吓到了,所以我更喜欢保持沉默,我更喜欢在彼此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保持彼此,永远呆在两年前的同一个地方。

我回广州大概有两个月了,拜访你大概有十次,但是看到你走出公司大门也就两三次。呵呵,有时候忍不住自嘲。我真的是个神经病。

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穿着一件我从未见过的衣服走出工厂,蓝色带一朵小花。呵呵,我在想,猪买了件新衣服。还有一次,我看到你穿了一件黑白条纹的外套,我就想,嗯,猪又买了黑白条纹的,但是穿这件衣服挺帅的,虽然普通但是清爽干净。哈哈!

如果说我有这样的行为是有原因的话,那我去花都几十公里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又不知道怎么释放那种情绪,所以我选择了这样的行为坐在属于你的地方。

今天在花都往回走的时候,走在高速公路上,一切都很安静。我怕后面的座位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一个叫我名字的声音,一个前段冰冷的身体,紧闭的双眼,紫黑的耳朵和指甲。各种各样的情况涌入我的脑海。恐惧,难以形容的恐惧,也许只有没有一点勇气的人才能明白恐惧是多么痛苦。记得上周全家人都在启蒙我,妈妈的声音,哥哥的启蒙,姐姐的劝导。每个人都告诉我没什么好怕的,我的内心也一直在鼓励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要怕。

可能我怕不是因为什么,而是因为太突然了,我接受不了。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第一次真正看到死人等等,所以我很害怕。

我妈妈每天给我打一次电话,告诉我不要害怕。其实我也知道,不要害怕,但是为什么我有时候会想逃避恐惧,想有一个安全的港湾,让自己不再害怕?然而,我不知道我害怕什么。反正每次害怕的时候,脑子里不断看到当时的场景,都是亲眼所见!

我期待15年,匆匆过去,迎接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期待16年。当14年即将进入15年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害怕过15年的到来。果然,15岁是糟糕的一年。似乎总会有一种空虚的感觉,会有那么多的失落。事实上,如果人们没有精神寄托,他们可能就没有了。

这几天一直想着背着背包去散步,但又觉得自己害怕住酒店,害怕晚上走路,害怕天黑。你到底想不想去?现在是去黔西地区的好季节吗?

突然,我想念我的长发,剪了我的短发。我觉得自己丑到不敢见人,所以最近不参加所有聚会就见不到人。呵呵,让我们快点把你的头发长出来,不要再剪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