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否相信自己抒情散文

admin青春日常2021-08-03 09:32:19188抒情散文

这两句话深深吸引了我。第一句话来自美国作家艾萨克·辛格的弟弟。这位作家很早就开始写作,后来被完全遗忘,他教导弟弟:“观点永远是过时的,事实永远不会过时。”第二句话来自一句古希腊语:“对命运的看法比我们的更准确。”

[/h/

在这里,他们都拒绝了“的观点”,他们都为此找到了一个有力的借口:Singer家族成员实际上强调了“事实”;古希腊人相信不可知的事物,指出“命运”。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fact ”和“ fate ”比“ view ”要宽泛得多,就像秋天一样。还有什么是“意见”?可能只是他们眼中的一片叶子。人们总是喜欢不断地发表自己的意见,这几乎成为了傲慢的根源,所以人们真的以为一叶见秋,却忘记了它其实只是一个形容词。

[/h/

后来,我又看了蒙田的书。这位神奇的作家告诉我们:“根据自己的能力来判断事物的对错是愚蠢的。”他说:“你怎么不考虑一下?我们自己的观点往往充满矛盾?有多少昨天还是信条的东西今天变成了谎言?”蒙田暗示我们的:“意见”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虚荣心和好奇心。“好奇心导致我们处处插手,而虚荣心禁止我们留下未解决的问题”。

[/h/

四个世纪后,许多名人站出来为蒙田的话作证。1943年,IBM公司董事长托马斯·沃林信心满满地告诉人们:“我认为五台电脑足以满足整个世界市场。”无声电影时代创造的另一位富豪哈利·华纳,坚信1927年:“哪个家伙愿意听到演员的声音?”但是法国高级军事学院院长、第一次世界大战盟军总司令蒙田的同胞福奇元帅却非常喜欢当时刚刚出现的飞机。他说:“飞机是一个有趣的玩具,但它没有军事价值。”

[/h/

  我知道能让蒙田深感愉快的证词远远不止这些。这些证人的错误并不是信口开河,并不是不负责任地说一些自己不太了解的事物。他们所说的恰恰是他们最熟悉的,无论是托马斯.沃森,还是哈里.华纳,或者是福煦元帅,都毫无疑问地拥有着上述看法的权威。问题就出在这里,权威往

我知道蒙田的证词远不止这些。这些证人的错误不是胡说八道,也不是对他们不太了解的事情不负责任的评论。他们说的正是他们最熟悉的。无论托马斯·沃森、哈里·华纳还是福奇元帅,毫无疑问,他们都具有上述观点的权威性。这就是问题所在。权威消失了

往是自负的开始,就像得意使人忘形一样,他们开始对未来发表看法了。而对他们来说,未来仅仅只是时间向前延伸而已,除此之外他们对未来就一无所知了。就像1899年那位美国专利局的委员下令拆除他的办公室一样,理由是“天底下发明得出来的东西都已经发明完了”。

有趣的是,他们不知道的未来牢牢地记住了他们,这让他们在不同语言的报刊杂志的夹缝中,以玩笑的方式享受着永生。

[/h/

很多人喜欢说这句话:“不要说自己不知道的话。”这似乎是谨慎和谦虚的表现,往往被视为成功的标志。表达意见的时候谨慎是好的,但问题是人们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知道?事实上,很少有人谈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人们习惯于对他们知道的事情表达他们不知道的观点,并享受这些观点。这种自信是知识带来的吗?

[/h/

我有一个朋友,他年轻时在大学学习西方哲学,现在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他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有一天他跟我说他说:“我的脑子像池塘,别人的书像石头。石头扔进池塘,激起的是水波,而不是石头。”最后他说:“所以,不管别人的知识在我脑子里装了多少,都是别人的,不是我的。”

[/h/

他的原话在当时被用来抵制老师的批评。在大学里,他是一个不喜欢读书的学生。现在重温他的观点,除了有趣之外,会让很多人信服,但他经不起太多反驳。

[/h/

这位朋友的话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那些容易表达自己观点的人,往往把别人的知识误解为自己的知识,把过去的知识误解为未来的知识。然后,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层出不穷的笑话。

[/h/

有一些很聪明的观点,发表的时候往往会绕过这些观点。就像希腊人一样,他让命运观取代了人生观;还有艾萨克·辛格的哥哥。虽然这位失败的作家未能证明“只有事实不会过时”,但他的弟弟艾萨克·辛格(Isaac Singh)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例子,他坚信哥哥可能随口说的话。歌手的作品确实如此。

[/h/

他们真正的“意见是什么”?别人选路的时候,好像都是选路口,十字路口或者交叉路口。当他们拒绝“视图”时,他们实际上选择了“视图”。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因为不可能真的没有意见。既然一个盲人也能走路,一个有理解力的人怎么能放弃判断呢?

[/h/

是指真“意见”无法确定,还是说“意见”应该是深度犹豫的活动,如果是,那么意见就是沉默。但是所有的人都在发出声音,包括希腊人,辛格的兄弟,当然还有蒙田。

[/h/

与其他人不同,蒙田选择了怀疑主义,他们似乎相信有另一个命题“与任何命题相反。

[/h/

其他人也相信这个立场。去年,也就是1996年,一位琼斯小姐获得了美国俄亥俄州一个私人基金会设立的“贞洁奖”。获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个琼斯小姐的年龄和她的处女膜年龄一样,都是38岁。当琼斯小姐走上领奖台时,她说:“我什么也没赢‘维珍奖’。我生来就讨厌男人,对男人充满敌意,所以我已经38岁了,处女膜还没有被破坏。应该说这5万是我获得的敌对男人奖。”这个由精力过剩的男人设立的奖项,本该颁给这个混乱年代的贞洁处女,结果却落到了她们最大的敌人手里,琼斯小姐想消灭性的存在。这是致命的打击,因为对于那些好男人来说,没有性生活绝对比有性生活更糟糕。有趣的是,它们无缝结合。

[/h/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在生活中的观点遍布全球。既然两种完全相反的观点可以同甘共苦,那么其他观点自然应该拿到自己的身份证。

[/h/

米兰·昆德拉在他的《忘了那本书》中请一位哲学教授说了这样一句话:“从詹姆斯·乔伊斯开始,我们就知道,我们生命中最伟大的冒险在于没有冒险……”这句话非常好这句话所表达的观点就像它的句型一样流畅,它的优点是可以让反对它的人感到无所适从,也可以让赞同它的人感到无所适从。如果我们模仿哲学教授,可以这样说:这句话所表达的最重要的观点,在于观点的不存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