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苍生撰稿:马永红

裹着饺子,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红色。这是我买的一件新羽绒服。颜色很喜庆。我明天穿上它,高高兴兴回家。姐妹们也会回去。我的亲戚很久没见了。如果你存够了钱,你应该一句一句地说出来。当你想到欢笑的场景,你的心就像火一样温暖。

先生还没回来,我得赶快包

王先生还没有回来。我得赶紧打包。

好饺子,想等他一进家就递给他一大碗,碗里放着由青蒜苗、红辣椒丝、小磨油调成的酸辣汤,碗上腾腾地冒着热气,他咬上一口饺子,一定会说:真好吃,还是家暖和啊。

饺子包好了,巷子里静悄悄的,他听不到一丝回来的脚步声。他打电话的时候正在打电话,所以他没有忙到除夕忘了吃饺子?

电话终于接通了,他着急的说:别回去了,吃饭吧,疫情严重,我得走了……。

午夜的钟声响了很久,狗在门口吠叫“汪汪”。他回来了,看起来很累,脸色凝重,说:呆在家里,避免感染,不要给大家添麻烦。

难怪他这么忙,他的医院也被指定为“隔离点”,专门治疗从疫区回来的发热病人。为了修建隔离点,他们连夜招募工人翻修病房,组建医疗队,购买防护用品。疫情就像一个不速之客,让人措手不及。我担心他的安全,他超负荷工作,但他说,我的同事们都赶在前面,每个人都不怕危险。我怎么躲在后面?

所有的朋友都在晒太阳:躺在家里是为国家做贡献,但我也是其中一员,但我很欣赏朋友圈里的另一句话:岁月静时,只是有人替你挑重担。那些带头走在第一线的一群群雪白的身影,就是那些负重前行的人。丈夫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眼睛只需要离开书本一会儿,我的心就像鸟儿一样飞翔“ ”。我看到他在开会,他在整理病房,他在到处买医疗用品,他在和同事分析讨论……。最后,他被寒冷包裹着,回家了。他胖乎乎的圆脸小了一圈,太阳穴上的头发似乎多了几根白。我觉得酸酸的,心里满是冰霜。孩子看到的时候,她指出她爸爸的头发马上就要露出来了,我用眼睛制止了她。实际上,他在听电话的时候根本看不到我们。也许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站在自己家里。至于他回来的时候在做什么,他冲到门口,风追着他,跟在他后面跑。“呼呼的/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长长的小巷外,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视线。

这个春节很长,我们几乎见不到他。我们就像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他不回电话,我就不敢打过去,怕给他添麻烦。我闲的慌,却帮不了他一点,心情很乱。看了朋友发回来的图片,得知他被保护的很好,我的担心稍微缓解了一些,但是如果不是疫情严重,一个在这个雨天不打伞,冬天不戴帽子的粗心人,怎么会用口罩呢?我只真心祈祷:希望疫情早日平息,愿上帝保佑武汉和整个人生!

没有父亲的陪伴,我的孩子很委屈。我耐心地向孩子解释: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你父亲是一位勇往直前的勇士!

“原谅我没有给你更多的爱,因为他们需要我!”这是17世纪英国一个村庄的医生写给妻子的信。我丈夫没有对我和我的孩子说这些,但他的行动告诉我,那些正在生病的人也需要他。虽然他极度困倦,但他眼中的光芒让我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在党旗下宣誓时明亮的眼睛里坚定自信的光芒。这光芒就像一批离开家乡跑到武汉的医务工作者的眼睛。它勇敢而执着,温柔而深情。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变成这样的一束光,它一定会照亮被阴霾暂时遮蔽的天空。

正如钟南山先生所说,势头一上来,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有了大家的帮助,有了从上到下同样的渴望,我们有理由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会春暖花开,鸟语花香,一切都会好起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