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姝苗

  • 终于流逝的絮叨|发文人:潘姝苗

    我奶奶在除夕去世了。那年儿子出生,我住在婆婆家。打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一夜没睡,直到天亮。不知道为什么,我放不下她的声音和心里的笑容。奶奶性情温和,细腻文静,缺乏欲望。她又小

    2021-12-0231